《史上最强大魔王转生为村民A》轻小说下载[1-6卷][连载中]

简介:
这个男人,「最强」得无以复加──瓦尔瓦德斯是名震神话的史上最强大魔王。
他在身为魔王之时将能做的事尽数完成后,由于向往著平凡的人生,便在数千年后,转生为平凡的村民亚德──
然而,在魔法之力劣化的现代,即使亚德保留实力,仍然是极其破格的人物!
传闻传得很快,女性要亚德娶她,王族要拱他为下一代的王,甚至以前的部下跑到校园里要他的命!
但大魔王把这些一脚踢开,朝自己的道路迈进……!

第一卷 颠覆神话的模范生 第一话 孤独的「魔王」转生到未来世界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音无

录入:kid

我想了解什么叫落败。

不知不觉间,我开始怀抱这样的期盼而活。

为了将人类从诸神以及侍奉诸神者的支配下解放出来,我花费了大半辈子。因此,我的人生始终与斗争同在……

创立军队,篡夺国家,屠戮无数英雄,扩大势力,歼灭诸神。

当我在这条路上走到尽头……

我──变得和童话里的怪物一样,被称为「魔王」。

民众以及几乎所有部下,都再也不把我当人看待。他们只会把我拿去取代诸神,当成敬畏的对象看待。长生到后来,得到的只有孤独。

所以,我开始期盼自己落败。因为我想到,只要看到我一败涂地的狼狈模样,人们就会认知到,我和他们一样是人。

但天不从人愿……足以打倒我的人,都消失了。

这无可奈何,我的人生似乎走到了瓶颈。然而,希望并未断绝。

「魔王」瓦尔瓦德斯,多半就是背负著最终要沦为孤独的怪物而死的命运,诞生到这世上的吧。然而,下辈子也许可以享受不同的命运。

就像从前那样,和朋友一起欢笑,过著有趣又快活的日子。也许可以走上这样的人生。

我再也承受不住孤独,立刻创造了转生用的魔法。我写了遗书给部下们,然后发动了转生魔法。

……于是我呱呱落地了。

就如我所建构的术式,我在遥远的未来世界,转生为一个「平均的」人族(Human)。

现在的我,不是「魔王」瓦尔瓦德斯。是平凡的村民亚德•梅堤欧尔。

话说时间过得很快,从我出生,已经过了六年。

我再怎么样毕竟是平凡的婴儿,所以这六年来能做的事情很少──只做到学习语言,以及努力增幅魔力这两件事。由于我是个平凡的小孩,记性和战斗力也都很普通。考虑到这些情形,这六年的时间,我都花在这两种努力上。

因此,我还没有朋友。

也还好,现在的我是个普通的村民。因此总有一天会交到一两个朋友吧。

当时我轻忽了这件事的困难──

季节递嬗,从我出生已经过了十年……我还没有朋友。

不过,这也无可奈何。吸收知识是求生所必须的努力,没有朋友就是我不吝于做出这种努力的结果。因此,这完全是无可奈何。

我几乎学完了语言后,成天读著父亲的藏书,不断地吸收这个时代的知识。人生最重要的就是智慧。要得到智慧,就需要许多知识。因此,几年来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只顾著读书的我,做的是正确的选择。

像今天我也前往家中的读书室,坐在地上读书。

这用来取代前世居城的住宅,是一栋平凡的木造住宅。比起城堡自然极为狭小,但让双亲与我三个人住,可以说已经太大了。

我让屁股承受著地板冰凉的温度,翻阅历史书籍,结果……

「看,我就说他在这里吧?」

「亚德真的好喜欢看书呢~」

打开的门后,传来双亲说话的声音。父亲名叫杰克,母亲名叫卡拉,人种都是人族。两者都相当美形,但扣掉长相,都是平凡的村民。

「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有,也没什么事啦。」

那我就要专心读书了。

……看样子,我转生来到的时代,是距离前世大约三千年后的未来。

我死后,本已统一的世界,经过五百年的时间,分离为无数的国家。尽管经历过几次群雄割据的时代,但现在似乎有著一定程度的平稳。

只是那些「魔族」似乎仍然存活,危害这个世界。

尤其最近「魔族」的活动非常醒目。十几年前,这些「魔族」似乎让他们的主子,也就是我前世的宿敌「外界神(Outer One)」……在这个时代被称为「邪神」当中的一尊给复活了。这实实在在是前所未有的大事……但解决这件事的那些人,也同样破格到了极点。

「大魔导士与英雄男爵啊。区区三个人就打倒『邪神』,真是不得了啊。」

就连生前的我,要解决一尊这种家伙都得大费周章,他们却只有三个人就打赢了。

相信不只是因为他们本身非常破格,这个时代的魔法文明已经进化到极高水准,应该也是重大原因。不然「邪神」并不是寥寥数人就能够打倒的弱小敌人……我正想到这里──

「哎呀哎呀,呵呵。」

「该怎么说,实在不好意思啊。」

两人做出有点奇怪的反应。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大概没什么好在意吧。

于是我专心读书。

时间过得很快,我长到了十二岁……朋友?没有这种东西。

不,我是很想交朋友。毕竟我转生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知识也已经吸收够了,我是打算差不多该开始交朋友了,可是……

我好怕人。所以,不敢找人说话。

我已经不是「魔王」,但即使如此,人类这种生物,就是很容易拒绝陌生的他人。如果我找人说话,却被人用「啥?你谁啊?」这样的目光看待,或是对我说「谁要跟你这种人当朋友?」那该怎么办?想到这里我就很不安,搞得根本不敢找人说话。

……我就招了吧。说什么修行啦、学习知识啦,这些全都是藉口。

其实我只是被不安与恐惧绑住,变得动弹不得。

在前世被称为「魔王」,对诸神都不会感到恐惧的我,现在却对平民的小孩产生了畏惧……这非常不好。

我产生了危机感,于是决定找身边的人生成功者,请教交朋友的秘诀。

所谓人生的成功者,就是我的父母。光是他们成为夫妻,生下孩子,在我看来就足以断言是人生的成功者……于是,我先找父亲杰克问起,结果──

「交朋友的方法?哈哈,那还不简单?先痛欧对方一顿,然后对他说从今天起你也是朋友──」

「那是收小弟的方法吧?」

接著,母亲的回答是这样。

「嗯~交朋友的方法啊~如果是收性奴隶的方法,我倒是知道啦~」

「请问你们两位这些年来到底过的是怎样的人生?」

这两个人的为人都有点不太对劲。

看来我弄错了商量的对象。因此,我决定找会频繁来我家过夜的双亲好友,同时也是有孩子的精灵族(Elf)美青年怀斯。

「我朋友也不算太多,不过……我想还是应该先从保持绅士风度做起吧。只要不分亲疏或地位高低,维持公正廉洁的态度,我想一定会有人仰慕你。到时候,再问这些人要不要交个朋友之类的。」

我觉得我家双亲应该跟怀斯讨点指甲垢熬来喝。

于是我立刻根据他的建议,执行交朋友作战。

一个月后,前「魔王」满脸笑容,和朋友们奔跑嬉戏的情景……

并未发生。哪儿都找不到这样的情景。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反而躲著我。亏我遵照怀斯的教导,对每个人都不忘微笑,用敬语说话,把所有想得到的动作都精炼到无谓的地步,维持举止的优雅。

岂止没有人仰慕我,甚至没有人愿意找我说话。这是为什么啦。

说到这个,前不久,有一群小孩就在背地里这样谈论过我:

「亚德他啊,有点怪怪的耶。」

「也不是怪,就是恶。」

「真的很恶耶~好恶好恶~」

我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想毁灭世界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又过了一个月后。季节是夏天。连日天气炎热,我的人际关系却仍然有如寒冬般冰冷。原因多半就出在这种情形所带来的精神痛苦,我有时候会没有理由地掉眼泪,或是头上有小块圆秃……该怎么说,这样非常不好。

我已经觉得,该不会永远都交不到朋友吧。

……怨天尤人也不是办法,于是今天我也照样做每天的例行公事。

「那么母亲,今天我也要上山去了。」

「好~路上小心。」

我走出家门,前往目的地──位于村子附近的一座山。目的是修行魔法。

抵达山上后,我对生长茂密的花草或践踏、或拨开,一路往前进。

好了,今天也把交不到朋友的焦虑,发泄到动植物上吧。

……就在我刚起了这样的念头后──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传进耳里。从嗓音来判断,是一名少女。

在这和平到了极点的山上,是要发生什么事,才会发出这么凄厉的尖叫呢?

总之还是赶往现场吧。我先发动侦测魔法「搜寻术(Search)」,找出目标的位置。

接著发动空间转移魔法「次元行进术(Demension Walk)」,把自己的身体,转移到发出尖叫的少女附近。一眨眼的时间里,景色有了些微的改变。

「……咦?突、突然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冒出来……?」

问得不解的,是一名惹人怜爱的精灵族少女。

身高大约一百四十瑟齐,比我矮了一个头以上。年纪大概跟我差不多吧。

她稚气未消的脸孔,实实在在是惹人怜爱的结晶。

发色是有如闪亮丝绸的白银。这头白银秀发长及膝盖,被从树木缝隙间射下的阳光照得闪闪发光,发尾用丝带绑住。

「咕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正注视著少女,在我的视野角落,让她发出尖叫的元凶吼出叫声。

那是一头高大得需要仰望的狼。狼以布满血丝的眼睛看过来,竖起全身的毛威吓。它的敌意完全投注到我身上

「快、快逃!这家伙我来挡著!」

银发少女踏上前去护著我,一身承受狼的视线。

她的态度彷佛是在挺身对抗可怕的怪物,保护无辜的受害者,然而……

「不好意思,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什、什什、什么啦?就、就就、就叫你快逃了!」

「没有啦……我是想请问你为什么怕成这样?对手不就只是一只狗吗?」

「啥!不、不就只是一只狗?你在说什么鬼话啊!」

「哪有说什么鬼话,我只是陈述事实。」

我们谈到一半,狼发出「咕噜噜」一声低吼……扑向了少女。

我推开她,发动魔法。我左掌朝向狼,手中显现魔法阵。

火焰从魔法阵直线伸出,线状的火焰以超高速立刻抵达目标,把狼全身烧尽。几秒钟后,烧成焦炭的狼,发出咚一声很有分量感的声响倒在了地上。银发少女看著尸体,大声呼喊:

「一、一击就杀了上古狼(Ancient Wolf)?而且无咏唱施展了『大热焰术(Mega Flare)』?」

她这反应是怎样?我倒是觉得刚才的那一下,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吃惊的地方。

还有,上古狼?刚刚那匹狼?不可能。上古狼是栖息在住有强大精灵的危险地带「神域之森」的魔物。不可能会待在这种地方,而且它们和这种小狗不一样,有一定的强度。

这个少女还说错了一件事。

「我刚才使用的魔法不是『大热焰术』,只是『热焰术(Flare)』。」

「……咦?」

就说你到底在惊讶什么?是真的把我刚刚那下错认为「大热焰术」吗?

这太扯了吧?毕竟「大热焰术」和「热焰术」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前者是火属性的中阶攻击魔法,一旦施放出来,可以一举把数百人烧尽。

相较之下,后者是初阶的攻击魔法,因此不可能看错。

「……说、说得也是!我、我竟然会讲错这么简单的事情!啊哈哈哈哈!」

她硬用大笑带过,然后用窥看神色的表情看著我。

「对、对了,你啊!叫、叫什么名字来著?」

「我叫亚德•梅堤欧尔。在此见过。」

「是、是喔。我叫做伊莉娜……」

她忸忸怩怩地磨蹭了一会儿,然后朝我伸出手说:

「我、我我、我就大发慈悲!收你为我的朋友第一号!」

我好一会儿,只能呆呆看著她伸出的左手。

因为突如其来的事态,让我不由得当场呆住。

但我很快地冷静接受现况……剧烈的喜悦来到我心中。

于是我怀著万般思绪,说出了话语。

「……只要你不嫌弃在下,但愿我们的交情永世不渝。」

当我握住她伸出的手,这一瞬间,伊莉娜全身一震,露出像是在说「这是真的假的?不是作梦?」的表情好几秒后,一只手还捏了捏脸颊。

然后──她表情一亮,破颜一笑。

惹人怜爱的脸上,露出太阳般的笑容。

她的表情让我有种怀念的感觉……这孩子,跟她很像啊。

很像我在前世认识,然后死别的,独一无二的好友。

我觉得像是再次遇见了她,让我再度笑逐颜开。

「啊,对了,伊莉娜小姐。我认为要求握手时,伸出左手实在不太妥当。」

「咦!有、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是啊。握手时伸出左手这种事情,讲白了……就像是在说,臭家伙看我宰了你!」

「咦咦!不、不是,这个……我、我没有恶意!原谅我!」

伊莉娜态度怯生生的。这让我觉得好像不是交到了朋友,而是多了个女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