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向游戏世界对路人角色很不友好》轻小说下载[1-9卷][连载中]

 

内容简介:
原本是现代日本的社会人,转生到剑与魔法的「女性向游戏」世界而成为名叫里昂的人物,对于那个女尊男卑的世界感到绝望。在这个世界之中,男性如同负责提供女性生活所需的家畜。能够算得上例外的,大概就只有身为游戏攻略对象的王太子,以及他身边的型男军团。对于这种蛮横不讲理的处境,里昂拥有一个武器──前世受到嚣张的妹妹要胁,不得不攻略这款游戏时所累积下来的相关知识。在因缘际会之下,里昂只好运用这些知识,挺身对抗诸多任性妄为的女性与型男。

 

电视动画片《乙女游戏的世界对路人角色很不友好》改编自三岛与梦创作的同名网络小说作品,于2021年11月25日宣布动画化的消息 。该片由ENGI负责制作,于2022年4月3日起播出 。

中文名:       乙女游戏的世界对路人角色很不友好                                                      地区         :  日本

原版名称:   乙女ゲー世界はモブに厳しい世界です                                                 角色设计  :  铃木政彦

别    名:    恋爱游戏世界对路人角色很不友好                                                       导    演          :  三浦和也、福元信一

动画制作:  ENGI                                                                                                          编    剧           :  猪原健太

类    型    :  奇幻、战斗、校园                                                                                   主要配音        :  大塚刚央、市之濑加那

原作者    :  三岛与梦                                                                                                    播放期间        :  2022年4月3日—

 

第一卷 序章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论坛

图源:无名氏

录入:kid

正义与邪恶,只要换个观点就可能反转。

我已经疲倦到了会让这种平时根本连想都不会去想,具有哲学意涵的话语掠过脑海的地步。

精神持续遭到磨耗……已经有好几个小时都是面无表情的状态了。

我现在只希望能立刻躺到床上,把时间花在喜爱的漫画、动画上。或者是改玩更加男性取向的游戏。

身为社会人的我,以死鱼般的眼睛正在玩著的是……女性向游戏。

其实就是所谓的恋爱模拟游戏。相较于男性玩的美少女恋爱游戏,可说是类似而正好形成对比的游戏。

主角是女生,以男性为攻略对象的是女性向游戏。反过来说,主角是男生,攻略对象是女性的就是美少女恋爱游戏。

没错,对于身为男性的我来说,这不是该在假日白天时段玩的游戏。

如果是喜欢女性向游戏的人,自然另当别论,但我喜欢的还是美少女恋爱游戏。

「为什么我非得从一大早开始就拚命累积这些家伙的好感度啊?」

即使看到位在画面另一端的男性角色脸颊泛红也丝毫不会感到高兴。

在游戏中登场的攻略对象角色,基本上都是型男。

由受欢迎插画家所设计的角色,搭配有名的配音员。如果换成女性角色……换成美少女恋爱游戏的话就很让人高兴,但是,男人的温柔声音,就算听了也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面无表情的我,看向放在一旁的手机萤幕。

因为没有干劲的关系,所以完全是照著攻略资料在玩。

只要不时瞄一下画面,选择正确的选项,接著就会传来告知好感度提升的音效,同时画面中的立体造型角色也会随之动了起来,摆出特定姿势。

那个角色摆出撩起头发的姿势,脸上泛起些微红晕。

『你这家伙跟那些常见的女人不一样吶,把名字报上来吧。』

这人是王太子──游戏中登场的攻略对象角色──根据设定,他在学园中是非常受欢迎的人物。现在是主角偶然与他相遇,因为不知道对方是王太子而以普通态度应对的场面。

从第二轮开始,这个初次相遇的场面,每次看到都只会让我想抱怨而已。

「骗人的吧,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所属国家的王太子是谁,这绝对是在说谎啦。太狡猾了,这个主角实在很狡猾。」

王太子似乎没能看穿主角的狡滑态度。

「……高兴到脸都红了,这家伙真的不会看人。」

难得的周末假日正逐渐遭到女性向游戏消磨掉。

现在是星期天的中午。从星期六开始,我就一直都在玩女性向游戏。因为最近相当忙,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个六日连假的啊……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发出电子音效。

我拿起手机确认,看到老妹传来的,附带照片的讯息。

『现在正跟朋友享受国外旅行~』

……看到老妹的笑容,我不禁怒火中烧。

照片中的老妹,看来正和朋友们在沙滩、旅馆等处享受快乐时光。

我马上送出回应。

『开什么玩笑啊!你这家伙不是说自己很忙,所以才把游戏塞给我的!』

我在玩的,其实是老妹的女性向游戏。

星期六早上,住在家里还在读大学的老妹,来找独自在外租屋的我。

在我还想著「真难得啊」的时候,她就已经把游戏塞了过来。

她还笑著说了「老哥你应该很闲,帮我把这个游戏全破吧。」之类的话……

所谓「全破」,指的是完成所有要素。包括图片、影片、场面等等,只要在游戏中看过一次,之后就可以随时重看。她要求我做到这个地步。

开什么玩笑,给我自己打!──我当然也这么跟她说了。

──老妹传来了回应。

『啊?你确定要这么呛吗?小心我回国之后不去解开妈她们的误会喔?我会买土产给你的,拜托帮忙打到全破啦~※要是回国时还没有全破的话,我就会把更过分的东西放到你房间。可爱的妹妹上』

这个回应让我越看越火,一边忍耐著想要把手机砸到地上的冲动,一边开口大喊:

「混帐东西────!!」

我当然也想拒绝这种事。

但是,住在家里的老妹,把一大堆她自己的书藏到了我的房间,而且还全都是腐女们会喜欢的那种书。老妈在打扫时发现了那堆书,误以为我有那方面的兴趣。

我当然也试过要化解误会,但是越解释就越被认定是在找藉口──当成我想要瞒混过去。

……简直是恶梦。

不管是遭到误会,或者是知道老妹是腐女。

然后,不知该说是运气不好还是怎样……老妹比我更受信任。即使在身为哥哥的我看来,她的外表依然称得上相当出色,成绩也不错,个性则是有「体贴又温柔」的说法。

其实她就只是擅长伪装而已,每次受害者都是我。

从这次的女性向游戏事件也可以看得出来,老妹的个性恶劣到极点。

那家伙隐瞒著自己的兴趣,不管我再怎么辩解,爸妈都还是会相信她的说法。

老妈因为担心而打电话来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哭。那同时也是我下定决心要对老妹进行报复的瞬间。

我压抑著想要摔东西的冲动,把视线移回电视画面。

再次拿起手把后,内心只有「为了化解误会,得要把游戏破关」的想法。虽然很懊恼,然而,爸妈还是比较相信老妹。

老妹跟我约好,以「将游戏全破」做为解开误会的条件。

……眼前就只剩下「全破女性向游戏」这条路可走了。

虽然很不爽,不过,老妹确实相当优秀,也很懂说话技巧。像是星期六早上,她不但驳得提出抗议的我无言以对,甚至还跟我要求零用钱当成旅费。我不禁觉得,遭受威胁而掏出钱的自己很可悲。

即使正面对抗也没有胜算,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

不过,无论如何都得设法报复才行──我边累积画面中角色的好感度边构思计画。

「非得让你对于惹火我感到后悔不可。」

老妹她从以前开始就很懂得如何掌握要领,相当聪明。

她也了解自己十分可爱,在许多方面都可以说正好跟我相反。那家伙的弱点,大概就只有瞒著周围其他人的那个兴趣而已吧。

带著悔恨心情继续进行游戏一段时间后,我皱起了眉头。

「……每次都会卡在这里吶。」

老妹硬塞给我的女性向游戏。

由于是以成为有名作品为目标而制作的游戏,所以内容相当丰富。到了连老妹她也为了插画、配音员而马上下订初回限定版的地步。

然而,问题在于,明明是女性向游戏,但却加入了角色扮演游戏要素,以及战略模拟游戏要素。

由于开发商在这款游戏之前的作品都是以男性客群为主,所以走向果然出现了奇妙的偏差。

游戏的舞台是剑与魔法的奇幻世界。

人们生活于浮在空中的大地之上──本作的舞台,就是这样一个充满幻想风格的世界。

由于那个世界有著王公贵族,我一开始还以为文明程度不会太高,但却又是个有著能在空中飞行的飞船,以及穿著宛如动力服般的机甲之骑士们彼此交战的世界。

在这样的世界之中,主角进入贵族们的学园就读。

主角本身是来自偏远地方,给人纯朴感觉的女生。她的身分是平民而不是贵族,是个特别获准入学的特待生。

由于立场比较特殊,因此在学园中遭受一群身分高贵的贵族女生霸凌。在这个学园中,主角将会与王子、名门贵族的继承人等相遇,同时也和战争、各式各样的事件扯上关系。

总之就是在校园类型恋爱游戏中塞进冒险、战争等等要素的作品。

顺带一提,这款游戏同时还有著「对女性给予种种通融」的世界观。

老妹她起初似乎也是以靠自己破关为目标,但是因为实在应付不了冒险、战争等以男生为对象的要素,所以才死心的样子。

结果辛苦的人就变成我了。她搬出了「毕竟老哥你没事就在玩这类游戏,应该很简单吧?」这种说法……

哎,虽然我的确很喜欢电玩,不过,这款游戏的难度却到了连我都觉得确实相当高的地步。

「说起来,女性向游戏应该没人想玩这种部分吧?」

我嘴上抱怨,眼睛依然盯著萤幕,以手把进行操作。

画面上排著许多个飞船单位。

普通船型、形状类似橄榄球的飞船等,各式各样的飞船正彼此对峙。

画面上有著六角型的格状线。在回合制模式下操控我方的飞船,使之移动、进行攻击。可以看到飞船以装在船身侧面的大炮发动齐射,穿著机甲的骑士们在空中飞行,攻击敌人──

「可恶!敌人的技能刚好在这时发动是怎样啊!未免太难了吧,给我弄得让人更容易过关一点啊。」

因为敌方的技能、特殊招式发动,先进行攻击的我方反而受到重创。

相反地,我方遭受攻击时却对敌方攻击照单全收,就这样遭到击坠……由于有技能的存在,虽然纯就能力而言比敌方强,但是随机要素太重,所以变得相当困难。说起来,在战略游戏部分,即使取得了地形方面的优势,行动也都是最佳选择,但还是有可能遭到随机要素而翻盘。

也难怪老妹她会放弃了。

「啊,糟糕。」

我方不能遭到击坠的飞船──王太子殿下搭乘的飞船被打爆了。

画面上出现「GAME OVER」的字样。

「又来了!边看攻略情报边玩还会输,怎么会有这种事啊!」

我产生了叫老妹放弃全破的念头。虽然想跟她说,乾脆直接从网上下载全破存档之类的算了……但是,这款游戏采用了能够让角色们喊主角名字的设计。因此,老妹输入了她的名字。

她的说法是,希望听到有名配音员轻声细语地说出她的名字之类的……

所以,直接取得存档的方法解决不了问题。

唯有靠自己玩才行。

「到底是第几次啦!王子殿下也太容易死了吧!这是那个吗?打算要人掏钱买道具啰?真的有这么想逼玩家掏钱吗?」

也难怪这明明就是单机游戏却有那么多付费下载内容了。不知道是为了回应玩家「没办法破关」的声浪,或者是连这点都早在预料之中……开发商提供了许多可以让战争部分变得简单的付费道具。

虽然不想为了老妹而花更多钱,不过,浪费我时间的原因,无庸置疑就是战斗、战争的部分。

其他都跟美少女恋爱游戏一样,只要没选错选项就不会有问题。我暂时中断游戏,开始看付费下载内容。

画面上显示出大量的商品。

虽然那些东西的售价大多都是一个一百日圆前后,但是,在战斗部分能够派上用场的飞船、机甲的价格就意外地贵上许多。

其中不乏三百、五百,甚至还有八百日圆的付费内容。

「……就是因为搞这种手法才会招来一堆负评。」

原本是备受期待的超大作,结果却在网路上招来「不付钱买道具就甚至没办法顺利破关」的批判。

因此,本来设定偏高的售价也在发售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调降了。

在我产生「就算这样,其实还是有点贵」的想法时,发现了商品一览中的男性泳装。

「实在不想看到男生的泳装吶。」

那是可以让男性角色换穿泳装的特殊道具。

让我感到傻眼。

然而,如果换成美少女恋爱游戏,可以让女性角色换穿泳装的话,我应该已经全买了吧。

「不管是男是女,做的事都是一样的吶。」

精神上已经遍体鳞伤的我,露出无力的苦笑。

试著想像了一下让一群泳装打扮的男性角色簇拥著的女性玩家,感到有点厌恶。

「女性看到后宫时的心情,搞不好就跟现在的我差不多吧?哎,随便啦。」

假如后宫指的是「一个男人身边有著一群女人」的话,女人受到一群男人簇拥的状况,应该可以称为逆后宫吧。就像逆后宫在男性眼里看起来很假一样,女性应该也会觉得后宫很微妙吧。

我认为,会去认真思考这种事的自己,肯定已经非常疲倦了。总之,现在就先专心思考要怎么全破游戏吧。

「好啦,要买哪个才能尽快打完呢?」

因为是付费下载内容,所以效果都相当强。

其中也包括男性角色的专用武器,以及主角的专用装备等。

由于我想要的是对战争部分有帮助的东西,所以没有买那些东西。这是因为,纯战斗部分至少还有办法靠游戏内的手段来克服的关系。

「……这是?」

映入我眼中的是,价格最昂贵的付费下载内容「战舰」。

似乎是能够忽略补给等等烦人的参数,总之就是非常强的飞船。

「与其说是飞船,不如说看来根本就像是太空船吶。」

外观是金属光泽,与游戏中出现的其他飞船都截然不同。那个造型,说是宇宙战舰还比较容易让人接受。

不愧是一千日圆的东西,性能也无话可说。

我随便看了下设定,似乎是古代的什么……总之就是很厉害的太空船。

「……竟然真的是太空船啊!会不会是错字之类的?」

说明文不小心打成太空船了吗?虽然我有过这样的想法,不过现在只要能把游戏破关就好,所以随便怎样都行。

重要的是,靠这个能让游戏变得比较轻松,所以我就买了。

接下来要确认的是机甲。

动力服……虽然有著盔甲的外型,不过,该怎么说呢,丝毫没有现实感。说是机器人还比较能够接受。

穿著机甲进行战争的是男性……所谓的骑士。

对女性来说,愿意为了自己而挺身奋战的男性,看起来特别迷人吗?

总而言之,买贵的应该就不会错了吧。

如果这样就可以让攻略变得比较轻松的话,其实还算是便宜的。

散发出生人勿近感觉的黑色机甲,虽然外观看来像是反派,不过没问题。就像是黑暗英雄一样帅气。……仔细想想,以出现在女性向游戏中的机设而言,其实非常棒。

「这样一来就能让那些身为攻略对象的男生们更为活跃了吧。」

虽然擅于用剑,但没有远距离攻击手段的剑豪、认为依靠武器是弱者的行为,所以装备非常烂的家伙……还有不耐打的魔法傻瓜。

拜这些派不上用场的攻略对象之赐,我看到了无数次的游戏结束画面。

「非得快点打完不可……总之尽快打完就可以休息了。」

难得的假日,就只是玩女性向游戏而逐渐消失了。

使用了忍无可忍而买下的付费内容后,我重新开始进行游戏。

过了中午,快傍晚的时候,事件等CG的回收率总算超过了九成。

现在只剩下逆后宫结局了。

在这个结局中,主角将会与所有的男性角色结婚。

虽然有人认为逆后宫才称得上是这款游戏的真正大结局,不过,对我来说,不管是真是假都毫无关系。

我就只是在脑中一片空白的状态下,照著攻略进行游戏而已。

日常部分……那些家伙的好感度达到一定值时会送给主角特定物品,不过隔天就被我拿去道具店卖掉了。

而且还是在送礼者本人还在队伍中的状态下。

虽然这种在当事人面前卖掉礼物的行为十分恶劣,不过反正是游戏,无所谓。

如果换成美少女恋爱游戏,就算手头非常窘迫,我应该也不会做出这种事吧。虽说只是游戏,但依然没办法恶劣到这个地步。

反正是老妹的女性向游戏,只要能破关,随便怎样都好。

我怀著这样的想法继续玩下去……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是晚上了。

好不容易打出逆后宫结局时,除了获得解放的喜悦之外就只剩下空虚感。

「……竟然整整浪费了我两天的时间啊。」

看著结局字幕的我,内心涌现的是愤怒,以及悲伤。

为什么我非得做这种事不可?

完成存档,达成了与老妹的约定后,我一头倒在床上。

我看向时钟……现在要睡还嫌早了点。

虽然已经疲惫到极点,完全不想动,不过,可能是因为总算结束,放下心来的关系吧,现在才开始觉得饿。

我按了一下肚子,想起今天就只有早上稍微吃了点东西,然后就没再吃过任何食物的事。

「冰箱里也没东西了。」

原本打算趁这两天假日去采购的,可是因为以全破游戏为优先,所以结果也没出过门。

「要去家庭餐厅之类的吗?」

拿起手机确认时间时,老妹刚好传来讯息。

『玩得太开心了,现在好累~我过几天就会回去,要在那之前全破喔。如果不认真打的话,到时就不管过多久都得一直当变态的笨老哥啰(笑)。』

「这家伙真是烂透了。」

一边尽可能强调自己玩得很尽兴,然后又叫我认真点。而且还跟我要了钱……

不过,几个问题浮现在我脑海之中。

「那家伙有在打工吗?旅行的钱是哪来的?」

只靠我给她的那点零用钱,应该绝对不够才是。

由于那家伙有著意外高傲的自尊心,应该不太可能去做什么会让警察找上门的事吧。加上家里又有门限,所以她也没办法玩得太晚。

何况她还说过「我不想工作,所以也不会去打工。」之类的话。

想到这里,我回想起了老妈不久前提过的事。

「记得她好像说过打算考证照,所以需要钱之类的吶。」

爸妈似乎以为老妹是要考驾照之类的,所以拿了钱给她,不过,不管怎么想都只能认为她肯定把那笔钱中的一部分拿去当旅费了吧。

我把老妹的讯息、照片复制了下来。

用电脑整理好之后,传了讯息给老妈。

当然也一并附上了那家伙的发言、照片等。

「……蠢蛋,就是因为你瞧不起老哥我,所以才会碰上这种事的啦。」

像是对我的威胁、出国旅行等等的。

看到这些之后,爸妈会怎么想?

再怎么说都是无可狡辩的证据,那家伙应该也找不出藉口了吧。总算等到这个可以剥掉她那层伪装的时候了。

就在怀著这种想法而露出奸笑的时候,我发觉了──到现在才终于发觉。

「咦?既然如此,一开始就这么做的话,不就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全破游戏上了吗……啊,想不下去了。」

我一边深刻地感受著自己究竟有多蠢,一边因为肚子饿而站了起来,拿起钱包。

暂时把老妹的事放到一边,先去吃饭吧。

再也不需要为女性向游戏而烦恼了。

一想到这里,脚步也跟著轻快了起来。

这种奇妙的轻飘飘感觉,简直就跟完成工作后的那种幸福感一模一样。

「好啦,今天就给自己一点奖励,点些比较贵的……」

我怀著对于比平时豪华的晚餐之期待,关上了住处的门。走过看不到其他人影,只有闪烁不停的日光灯会让人感到在意的通路而来到楼梯时,突然感到头晕。

「──啊,这是会有危险的那种。」

我觉得身体像是断了线的木偶般失去力气,当场往前瘫倒。

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更糟的是,我这时已经来到了楼梯前方,正准备要下楼。

楼梯朝眼前逼近,视野中的景象就这样开始飞快改变。

虽然没有身体哪里会痛之类的感觉,但我还是能够漠然地理解到,这样一下子从楼梯上跌落的自己,正处于非常危险的状态。

「……我……不相信……会……这种……下场。」

难得的假日被老妹搞砸,好不容易获得解放之后,自己却又受到了明显十分严重的伤。不对,搞不好会有性命危险。

这么一想,突然感到一种奇妙的气愤。

在逐渐变得稀薄的景色之中,过去的记忆宛如走马灯般闪现,让我有了自己大概会死在这里的想法──但是,在最后一刻却出现了从来不曾看过的风景。

从海中浮上天空的大地。

飞过空中的飞船。

青空与白云──看到自己朝著太阳伸出手的模样后,意识逐渐远去。

在微微倾斜的山坡上,长著高度恰到好处的翠绿青草。

传来了青草彼此摩擦的声音,以及草的香气。

躺在这样一处场所,对著太阳伸出手的我「里昂•冯•巴鲁特法尔特」,感到心脏突然跳得非常快。

现在这个满身大汗的状态,并不是因为温暖的阳光,而是流个不停的冷汗。

心跳激烈到会痛的地步,全身上下都冒出让人不快的汗水。

「刚、刚才这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因为急忙坐起来的关系吧,勾在衣服上的草遭到连根拔起。一阵风吹过,草根、树叶等随之飞散。

我刚产生「这阵风还真强」的想法,头顶上方就有艘宛如要遮住太阳般的飞船飞过,让我笼罩在船影之中。

那艘外型像是个方方正正箱子的木造飞船,是定期造访领地的飞船。

这副平时应该早已看习惯的景象,今天却让我睁大了眼睛,丝毫藏不住内心的惊讶。

简直就像是头一次看到似的。

我按住胸口,感到心脏依然跳得相当剧烈,呼吸也很急促。

我站起身,朝著飞船离开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一片汪洋。

如果要说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话,那就是看著大海的感觉变得与之前不同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

我慢慢迈开脚步后却跌倒在地。

确认自己的身体之后,发现手脚都变小了许多。

明明就是自己的身体,但却觉得相当小,这种感觉实在相当奇妙。

比起在意这个,先完成确认更加重要。

我站起来,走了几步之后才慢慢开始跑向前方的海。

内心有种奇妙的不安感。

虽然觉得凭著小孩的双腿花了不少时间,不过还是抵达了目的地。

从设有防止坠落的栅栏之处所看见的景色,就跟往常一样。

「没错,就跟平常一样──岛浮在空中。」

浮在海面上空的岛屿。

虽说岛今天也依然浮在空中,但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内心浮现的印象让我认为,岛应该是位于海面上的才对。

明明知道不会是这样,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想要确认。

从刚才开始就怪怪的。

把手伸向太阳那瞬间所看见的印象,简直就像是某人的一生。活在不属于这个地方的某个男人的一生。

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看起来似乎还算幸福。要说是做梦或幻觉的话,感触未免太过真实,而且还有著格外强烈的现实感。

明明看完了那个男人的一生,但却想不起他的名字。

我用双手抱著头。

记忆看起来明明就非常鲜明,但为什么就是想不起名字?

我从出生到现在只有五年──感觉像是在一瞬间就经历、回想起了远远超出五岁的自己所体验过的许多事。

我的脑袋一团乱,当场瘫坐在地。感觉自己到现在为止的记忆,似乎正在和回想起来的记忆相混,逐渐融合。

我靠著栅栏,抬头看向天空。

「……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句话到底是在问谁,连我自己也不清楚。

由于天色逐渐转暗,所以我回到了家。

虽然想起了先前之所以躺在堤防上是因为不想回家而逃跑的结果,但还是想在入夜前回家。

当我做好心理准备回到家时,看到父亲正在等著我。

他双手插腰,怒气冲冲地在玄关前等我。

「你这个笨儿子!」

一记大大的拳头敲在脑袋上,让我泪眼盈眶的时候,玄关打开了。

出现在大门后方的人是我的母亲。

「总算回来了啊。你啊,为什么每次夫人一来就会逃跑呢?」

我父亲「巴鲁卡斯」是领主,拥有男爵爵位。

在不久前突然浮现的印象之中,所谓的贵族,应该是穿著质料不错的衣服,外表更加纤细,或者是更加肥胖的人物,不过老爸却是个强壮而留著胡子的大汉。服装也是衬衫配上土黄色长裤跟鞋子,看起来不太有贵族的感觉。

母亲是侧室,名叫「琉丝」──巴鲁特法尔特家收为养子的某个骑士家族之女。

母亲她穿的也不是洋装,就只是类似城镇、村庄中一般女性的衣服。

我母亲口中的「夫人」,指的是老爸的正室。

「对、对……不起。」

或许是发觉我的氛围跟平常有所不同吧,父母亲露出微妙的表情,打算把我带回家──不是宅邸而是带往仓库。

这时,我注意到在开著的玄关处,有个穿著洋装的女性正看著我们。

那个女性没有走出宅邸,对我投以冷漠的视线。

身穿洋装还挂著珠宝饰品的女性,身旁站著长子「路特亚特」与长女「梅尔榭」。

只有那两个人是夫人──正室的小孩。

在三人身后还有一个身材高挑,穿著西装的帅哥。那个耳朵相当长,身为精灵族的男性,对我们露出充满嘲讽含意的笑容。

「真是,没受过良好教育的小孩就跟野兽一样呢。」

把头发挽起来的女性,眯著眼说出这句话。这个人就相当符合我对贵族女性的印象了。哥哥跟姊姊也都穿著花了不少钱的好衣服,跟我完全不一样。

母亲向她们道歉,父亲则是带著我前往仓库。

在抵达仓库之前,父亲始终一副像是在忍耐著什么的表情。

「……给我在仓库好好反省,晚餐之后会让人拿过来。」

我以点头回应这句话后,发现仓库里已经有其他人了。

对方是我的二哥「尼克斯」。

比我大两岁的二哥,身上穿的服装跟我差不多,他正在烛光下读书。看到父亲跟我出现后,对我们露出无奈的表情。

「你也真是笨吶,明明只要忍耐几天,她们就会离开了吧?」

看到二哥把视线转回书上,父亲用手按住我的头。

「尼克斯,教里昂念书。」

虽然二哥露出很不想这么做的脸,不过还是腾出了仓库中桌子的空间,然后搬了张椅子过来放好。

他叫我坐下,而且还提醒我要专心。

「睡著的话,我就会把你打醒。」

父亲看到我点头之后就离开了仓库,返回宅邸。

当仓库里只剩我跟二哥后,他递过来了一本我应该也看得懂的书。

一翻开那本已经阅读过无数次、早已破破烂烂的书,发现书中到处都是涂鸦。

在仓库之内。

边驱赶受到烛光吸引而聚集过来的小虫边读书。

有点奇妙的感觉。

脑海中有著自己所不知的,明显与书本上文字不同的语言。更不如说,那个不明的语言似乎还更容易运用。

二哥似乎以为我是因为碰上看不懂的字而感到苦恼的样子。

「先自己稍微想一想喔。实在想不出来的话,到时我再教你。」

时间就这样静静地过去。

与其说会吵,不如说因为烛光而聚集过来的虫有点碍眼。

「──诶,老哥?」

听到我这么说,二哥有点惊讶。

「老哥?你不是直到今天早上都还用『哥哥』叫我的吗?」

虽然我急忙想要改口,不过二哥好像已经在他心里找到了答案。

「到了想要装大人的时期了吗?算了,随便你想怎么喊都可以啦。先不提这个,有哪里不懂?」

我摇了摇头。

让我在意的是我们受到的待遇。

对于到现在为止都没放在心上的事,脑中陆续浮现出疑问。

嫡长子比较受重视,这点我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只有我跟二哥被赶到仓库来?除了我们之外,明明还有其他姊妹。

话虽如此,但她们却都不在仓库。明明同样是侧室所生的孩子。

「为什么只有我们在仓库啊?」

二哥先是自言自语说了句「到昨天为止都还不是这种语气的……」然后放下书,抬头仰望天花板。

「因为夫人讨厌我们的关系。」

「因为我们是老妈──母亲的孩子?」

二哥双手在后脑处交错,整个人往后靠到椅背上。

「除了这个之外,你觉得还会有其他理由吗?就算是侧室的孩子,要把女生赶到仓库来,好像多少还是会觉得不忍心,不过男生的待遇就是这样啦。」

在这之后,二哥淡然地谈起了我们家的状况。

与其说是谈论,不如说更像是在对我这个身为三男的弟弟抱怨。

七岁的二哥似乎也累积了相当多的不满。

巴鲁特法尔特家是以浮岛为领地的贵族。

不过,以前只是被归入骑士位阶的准男爵家。虽然不是真正的贵族,但好歹也是个领主。

还是骑士位阶的时候,生活似乎相当安稳。

经过经年累月的发展,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在岛上建立了养子家系。日后更陆续招揽骑士前来任官,规模越来越大。

领地的整备有所进展,田地、工作也越来越多──代表能够承受的人口增加,纯以领地规模而言的话,勉勉强强可以算是达到了男爵级的水准。

……不小心达到了。

于是,「荷尔法特王国」的调查官造访了我们家的领地。

事情似乎发生在祖父那个时代。调查官判断领地规模已经有男爵家的水准。听到调查官当场要求准备办理晋升为男爵家的升爵手续时,祖父似乎非常慌张的样子。毕竟祖父完全没想过要成为男爵。

听到这里,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是,回想起来的记忆中的知识。

升爵应该是更值得高兴的事情吧?还有,可以单凭领地规模就轻易决定吗?因为是类似升官的状况,不是应该要有更多功绩──例如战功等等的吗?我脑中浮现诸如此类的疑问。

「升爵是不好的吗?」

二哥似乎也不太清楚,只是根据父亲的脸色看出他好像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爸抱怨过,突然这么说让人很困扰。还有,一旦成为男爵家就必须做出符合这个地位的贡献,我们家之所以会这么穷,就是这个缘故。」

王国会要求贵族做出符合家格的贡献。

这样说来,在回想起来的记忆之知识里,有个符合现况的项目。

那就是「勉强达到男爵家规模的家系」跟「行有余力的男爵家」。

行有余力的家系自然不会有问题,但不是这样的家系就会受贡献所苦。因此,好像也有领地规模已经达到男爵家水准,不过始终没有对外宣扬,继续以准男爵家自称的情况。

总之,离岛的乡下领主贵族不幸地成为了男爵。

由于遭到必须符合家格举止的要求,父亲因此而不得不与身分高贵的女性结婚。

然而,我们称为夫人的那个女人,平时并不会留在领地。

长男与长女也是偶尔才会到领地来的样子。

「……老──父亲已经跟夫人结婚了吧?为什么她平时没待在领地啊?」

「听说对男爵以上家族的女性来说,这样是很正常的。真的很讨厌吶。如果要娶老婆,绝对想找准男爵家以下的。哎,不过身分高贵的女性大概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就是了。」

「这样很正常?」

「你也得趁现在好好念书喔,否则就没办法在二十岁之前结婚。如果没能在学园结婚的话,说不定就会直接变成老太婆的后夫吶。你不想碰上这种事吧?」

……我没能掩饰住自己的惊讶。

例如学园等等,虽然有很多想问的……不过,「后夫」这个词比那些都更具冲击力。一般来说,应该是女性成为继室之类,需要在特定年龄前结婚才是吧?

「这、这个、哥哥?」

「叫老哥也无所谓啦,你想问什么?」

「……一般来说,家庭应该是以男性为中心的吧?更不如说,会被塞给年纪大的女性,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二哥把头歪向一边。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没办法结婚的女人,或者是被男人甩掉的女人,总之就是没有丈夫的女人。对她们来说,只有情夫的话,好像还是会觉得面子挂不住,所以有很多年纪比较大的女人或老太婆会找年轻男性来当后夫。」

为人意外地一板一眼的二哥,回答了我的问题。

「正常来说应该是男性的立场比较强吧?」

回想起来的知识让我漠然地认为,碰上这类场合,男性应该比较有优势。然而,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女性占上风,这个你看父亲就知道了吧。你不是也看到父亲无法违抗那家伙──违抗夫人的场面了吗?」

从二哥先说那家伙,然后才改口说夫人这点来看,他应该也对夫人没什么好感吧。

听到了非常不得了的事吶。

「你今天好像有点怪怪的喔。」

面对感到怀疑的二哥,我一边苦笑,一边将视线转回书本,同时冒出冷汗。

诡异……不管怎么说,这个世界都太诡异了。

可能是因为获得了奇怪的知识吧,我现在只觉得不对劲。

默默地看了一阵子书之后,我想起二哥说过的话。

或许曾经在哪里听过吧,在回想起来的记忆中也有相当强烈的印象。

「学园……荷尔法特王国?然后,夫人的仆人是精灵?咦?该不会是……」

听到我不停自言自语,二哥发出了「你很吵喔。」的抱怨。

「你到底怎么了啊?」

「这、这个,那个穿西装的男人……那个精灵是夫人的情夫,对吧?」

总觉得抓不到该用什么感觉跟二哥说话,语气也因此而不太稳定。

二哥似乎不怎么在意,就只是觉得傻眼的样子。

「别问这种理所当然的事啊,好啦,快给我继续念书。」

亚人种──精灵是情夫,或者说是随侍在侧的仆从……我知道这个状况,更不如说记得非常清楚。

我趴倒在桌上。

「……这里是『那个』女性向游戏的世界。」

混浊的意识、记忆,逐渐变得清晰。

在此同时,我也发觉了这里就是那个设定非常非常随便的女性向游戏世界。

二哥一巴掌拍在我头上。

「别睡啊!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撞到头了吗?」

我抬起头看著二哥。

因为脸上浮现不停抽动的笑容,所以让二哥吓了一跳,往后退开两三步。

「怎、怎样啦?」

「……老哥,这世上真的有很多没道理的事吶。」

「……是、是啊,的确是这样。」

不知该怎么回应的二哥,像是在逃避般让视线回到书本上,重新开始读书。

我从来没想过,所谓的异世界转生,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而且还是剑与魔法的奇幻世界……不过,没想到却是女尊男卑的女性向游戏世界。

我用双手抱著头。

「实在太糟啦───!」

听到我忍不住大喊,二哥也跟著发出怨言。

「到底是怎样啦!拜托谁让这家伙安静下来啊!」

我「里昂•冯•巴鲁特法尔特」,原本是日本人,现在转生到了女性向游戏世界。

……真希望能够转生到更正常一点的世界。

竟然是女性向游戏……拜托饶了我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