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药局》轻小说下载[1-5卷][连载中]

内容简介:
一名年轻的药学学者,因为过于热衷研究,导致他还壮志未酬就过劳死。
而他张开眼睛之后,竟发现自己转世成了专为王公贵族诊疗的宫廷药师名门梅德西斯家之子——法马。然而,法马对这个充斥错误的疗法、调剂法,甚至还横行著称不上医疗行为的咒法和巫术的世界绝望至极。
「不想想办法不行啊……至少要为这个世界的人们著想——」
他拥有前世所累积的现代药学知识,搭配上在异世界得到的作弊能力「物质创造&物质消除」。
法马运用这些知识和能力,挺身面对妈妈的腰痛到女王的绝症等等……各种疑难杂症。
接著,认为「应将真正有效的药品提供给每一个人」的他,与奴婢少女珞缇、美女家教艾伦等人,开设了「异世界药局」。而法马订下的目标则是——

第一卷 第一话 异世界转世前日谈

    台版 转自 动漫之家论坛

图源:不息不止

录入:亚尔斯

校对:亚尔斯

西元二〇XX年,日本。

引领日本医药研究的国立T大药学研究所。

在这间拥有最先进研究环境、以研究成果闻名全球的研究室里,有位担任副教授的医药学者。

「老师,药厂的人已经到了,要和您洽谈合作研究事宜。还有,下个月国际学会的机票已经订好了,稍后我会将预算执行报告书以电子邮件寄给您,请您确认。」

秘书来到副教授室的办公桌前确认后续行程。他嘴里含著一口咖啡回答:

「这个月的行程也好紧凑啊。下个月嘛……下个月的学会行程也满档呢。该把休息排在哪呢……」

「请问……老师,行程固然重要,但您的身体还好吧?您昨晚又熬夜了吧?」

秘书担心著他的身体状况。就在他们谈话之际,有人敲了敲副教授研究室的门。

「药谷老师,抱歉在您百忙之中过来打扰,可不可以麻烦您帮我看一下论文?」

「我的研究碰到瓶颈了,今天我把档案都带来,请您指导。」

许多研究生和研究人员络绎不绝地挤进药谷的副教授研究室。

他一个个解决这些人的需求,脸上不带半点愠色,力求完美地做完所有工作。

「好啊!我明天之前处理完。」

「我的成果报告书写完了,麻烦老师确认过后签个名。」

「哦,那个我看过了,可以开始跑流程了。」

他工作到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转眼间已经来到了深夜时分。

「哎呀,已经这么晚了啊?」

他囫囵吞下营养补充品当晚餐,就算口感再怎么乾涩,也不以为意,配了些咖啡便吞下肚,还一边急速地浏览著最新的英文论文,以便即时掌握全球的研究成果。他手上同时有好几个研究题目在进行,从早到晚都只专注在研究工作上。而这种热衷研究的性格已经带来了成果——截至目前为止,他已持续研发出多种治疗重症的新药,造福世人。

全世界都热切地盼望著他的研究成果,全世界的人们都期待他能大显身手。

很多研究人员和研究工作、研究资金都汇聚到他的麾下,而他就这样一直投身于繁重的工作当中。

摆在书桌上的其中一个闹钟响了。

「好,又到了我自己作实验的时间了。」

早晚都以大学研究室为家的生活,曾几何时已经成了他的日常。年纪轻轻就升上副教授,因此他除了研究工作之外,更被寄望要作育英才。要帮学生上课,又得带领他们实习,还必须站在指导研究的角度来关照学生们的研究。教授还会硬塞一些课题给他,会议又不断增加,至于撰写教科书的邀约、学会的演讲也不能拒绝。加上他手上还有好几个合作研究案,因此经常在日本与国外之间飞来飞去。

然而,他终究还是想待在研发新药的第一线,致力研究自己钻研的主题。

因此,做研究的时间减少,他就拿晚上和假日的时间来填补。

就在他用自己的血汗努力所攒出来的时间,成功地开发出新药之后,工作又会像滚雪球般地增加。他真的是为了研究,奉献出了他人生的全部。

他想用自己开发出来的药,消灭地球上所有的疾病。

想治疗更多、更多、更多的人。他把这个理想埋藏在心底。

在他那张几乎没有任何装饰的办公桌上,唯一摆放的装饰是一只相框。

相框里的照片上,有一对九岁和四岁的兄妹开心地在海边玩要,活力充沛地对著他微笑。不知情的人还会问他:「这是你的小孩啊?」但他只是敷衍过去,从来不多谈细节。

其实,照片里的是小时候的他,还有他的妹妹。

妹妹在四岁的时候得了脑瘤,在那之后的两年间,他都陪伴著妹妹与病魔搏斗。妹妹一直忍受著开刀、放射线治疗、化疗等痛苦的疗程,即使到了最后已经无法行走、意识模糊,她依旧拚命地对抗病魔,深信自己一定会痊愈。然而,癌症彷佛是在讪笑她似地摧毁她的身体,夺去她生存的心志,最终永远地夺走了她的未来。当年还是个少年的他,既没有知识也没有能力,只能陪伴在妹妹身边,为日渐衰弱的她加油打气,并相信她总有一天会痊愈。而最后,他也只能握著妹妹的手,看著她咽下最后一口气。

妹妹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后来他听医生说,妹妹的死是因为脑中的癌细胞无法完全切除。

而他听现在早已不在人世的父母说,妹妹的死是因为药剂对那些无法完全切除的癌细胞无效。他的父母曾经很无奈地说过「这也没办法」、「真是歹命」。

大人们的这些话,激励了当年还是个少年的他。

『无奈?歹命?』

就算开刀无法完全切除癌细胞,只要吃了有效的药品,不就有救了吗?当时他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很单纯。日后,妹妹的死这件事成了他人生当中的一个转机。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做吧。我要做出副作用少,而且比以往所有药品都更有效的药。』

他已经受够了。他再也无法忍受其他人要因为失去至亲至爱而尝到这种锥心之痛,他受够了这些在世界上各个角落侵蚀众生的疾病,以及因为罹病所带来的死亡。

每位患者与疾病之间的搏斗,都无法转嫁他人,让自己逃过一劫。

他想打造的不是安慰剂,而是真正能够帮助患者打赢这场仗、能够真正和患者并肩作战,让患者更有信心的武器。

人生病或许是偶然、或许是命中注定,但他希望药品的有效与否是必然的。

他要亲自站在开发新药的第一线,将疾病一个一个从这个世界上驱逐。

身为一名药学学者,一路走来,他始终怀抱著这个有点桀骜不驯的理想。

当过劳和繁重的工作不时拖垮身体、消磨心志之际,他就会痴痴地望著妹妹的照片,想像她那不存在的未来与幸福。

而他早已在全球最先进的药学之路上,傻傻地、忠诚地勇往直前。消灭疾病、拯救芸芸众生免于罹病之苦,这就是他赌上人生的一场斗争。

不过,话虽如此,他即使处处为病患著想,但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研究室和学会当中度过,早已失去了面对面接触患者的机会。

「辛苦了。老师今晚又要挑灯夜战了吗?」

和他同样工作到夜深的女助教带著歉疚叫住他,向他告辞。

「辛苦了。唉,是啊,今天真的走不开啊!我在测试新药的疗效,所以投药后每隔一小时都要记录数据。」

「您昨天也是这么说的。看来您每天都走不开呢!」

「算是吧,不过这也没办法。」

「您这样会把身体搞坏呦!请您要多指派那些学生和研究员,把工作分出去。他们或许做得不如药谷老师您来得好,但这也是教学的一环喔。」

「我会管好我自己的身体状况,不时也会小睡一下。我实在不能再浪费一分一秒了呀!」

他很不巧地打了一个哈欠。其实他自己也很清楚,让属下为自己操心实在不是件好事。

「毕竟我们可是药学学者呀!」

女助教听了他这番话之后,像是打从心里担心他、但却带著些许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那我也以药学学者的身分告诉您,我觉得您太拚了。」

「哦……我自己知道,谢谢你。等专案进行到一个段落,我会稍微减少一点工作量的。」

话虽如此,但以他的性格,一旦工作量减少,绝对会再安排新的工作进来,这种个性实在很让人伤脑筋。

「请您要说到做到,真的一定要说到做到。」

助教非常关心他,因为他似乎没有体认到自己已经过劳了。

「我一想到这些都是为了患者好,就会忍不住想赶快做出结果。」

他老是这样说,永远都是说为了患者好。

「您的心情我能体会,不过还是太拚了。」

拿出兼具门禁卡功能的员工证,在深夜里的实验室入口处一刷,门便在一声电子音效响起之后解锁。完成个人身分验证后,他走进研究室里,在日光灯下独自穿上那件已逐渐成为家居服的白袍。

「为了患者好啊……」

患者——他对这个从自己嘴里吐出来的字眼,隐约感到一阵空虚。对他而言,他自认为患者向来都是他最优先的考量,但曾几何时,他已和患者渐行渐远。

他的生活不是面对患者,而是和大量药品、仪器以及兢兢业业与研究为伍的日子。

(我这样做真的是为了患者好吗?)

他运用最先进的机器,分析基因和生物材料的原始数据,试图将它们整理为更有意义的资料。

(我研发出来的药是不是真的送到了患者手上、真的为他们疗伤治病了呢?)

作完实验,他用瘫软无力的双手,顺手丢掉了塑胶手套。

「三点四十二分结束,接下来的是四点四十二分开始啊?」

他的便条纸早已用完,索性就用水性笔把仪器的检测时间写在右手手腕上。

(最后一次和患者面对面说话是什么时候啊?)

他接连问了自己好几个问题,一边脱下了白袍。为求顺利进入下一个实验,他把员工证塞进了胸前的口袋里,裹著研究室沙发上的睡袋,一如往常地小憩。

闹钟设定的时间是一个小时之后。

「以后就在社区里当个药剂师吧……如果我没把身体搞坏的话。」

尽管周围对他所抱持的期待,以及早已排到好几年后的那几个研究案,还有身为副教授必须面对的诸多责任,根本就不可能容许他在短时间内辞去这份工作。

一个小时之后,漫天作响的闹钟声并没有把他叫醒。

他已在这个世界里长眠。

死因是急性心肌梗塞,也就是典型的过劳死。

极端忙碌的生活终于结束,因为他的肉体已经撑到了极限。

尽管他身为一位药学学者,尽管他对患者念兹在兹,但他却没有常伴在患者的病榻前,也忘了为自己多保重身体。他就这样走完了他的一生。

药谷完治。

享年三十一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