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顿有时晴

>

曼哈顿有时晴

时巫作者 著

言情完结

《曼哈顿有时晴》是一本都市爱情小说,这本小说一直有着不错的成绩,小说的作者是大家都非常喜爱的“ 时巫”大大,小说的主要人物是乔遇、周至深,故事内容介绍:乔遇有一个平凡的愿望,那就是嫁人成家,可是她却是一个备胎专业户,专门给别人做备胎,好几段恋情都是莫名奇妙的结束,直到她遇见了周至深这个天之骄子一样的人物,这个仿佛她命中注定了恋人,他们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可是好景不长他消失了,而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16万字

更新:2021-02-09 13:36:24

《曼哈顿有时晴》是一本都市爱情小说,这本小说一直有着不错的成绩,小说的作者是大家都非常喜爱的“ 时巫”大大,小说的主要人物是乔遇、周至深,故事内容介绍:乔遇有一个平凡的愿望,那就是嫁人成家,可是她却是一个备胎专业户,专门给别人做备胎,好几段恋情都是莫名奇妙的结束,直到她遇见了周至深这个天之骄子一样的人物,这个仿佛她命中注定了恋人,他们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可是好景不长他消失了,而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曼哈顿有时晴》第四章 我的流年不利总算结束 精彩内容节选

我嘟囔着:“我和他签了合同,跟着他本来就是应该的,为什么还需要你来求我?”

雪莉抽了抽嘴角:“他说你学艺不精,怕你坏他好事,现在还不是时候带你出入公共场合。”岂有此理!我这个月过得比从前还累,精神和身体都超出了劳动强度,就这样还得到了学艺不精的评价,我就这么让他丢脸?好歹我已经改头换面了!我愤愤地看着雪莉:“你什么都别说了!我去!”雪莉听见我应承,开心得抱着我转圈。她是个行动派,立即拉着我出去选购礼服、做头发,我今日的培训项目变成了如何在派对上笑而不语,佯装优雅大方。去往码头的路上,雪莉一再嘱咐我:“千万!千万不要让至深有发病的机会。”我和周至深签了一年合约,光是培训就花去不少时间,没想到我终于要走马上任,心情竟然有些紧张。雪莉看过请柬,知道地址和派对开始的时间,提前带着我到码头等周至深出现。周至深下车的时候,我听见站在我身边的一个陌生女人发出的惊呼:“哇,哪里来的模特?”

他今天换了深黑色条纹西装,衬得脸上线条更加刚毅,里里外外都是一副精英模样。我莫名地有些自豪,虽然只是合约关系,但这一年内,这个男人在名义上是我男朋友。

雪莉推了我一把:“快过去。”周至深已经看见我们,两条眉毛立刻痉挛似的皱起来:“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雪莉笑眯眯的:“我送药来!”说着将我推过去。她常年健身,力气不小,一推就将我推了个踉跄,我没站稳,直接倒在周至深的怀里。周至深接住我,无可奈何地看向雪莉:“我说过不要自作主张,现在还不是带她出来的时候。”雪莉眨着眼睛:“放心吧,正好检验一下培训效果。”说完她便偷偷朝我握拳,做了个“加油”的嘴型,紧接着便抛下我们径直走远。我望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望了半天,感叹着上帝造人果然是不公平的,完全忘记了我还以一个暧昧的姿势靠在周至深怀中。一抬头,我就望进周至深深沉的眼眸里,他抿了抿嘴:“你在这里等着,我打电话让司机送你回去。”我挑了半天的衣服,做了半天的头发,又被雪莉耳提面命地折腾了一天,他现在居然要我回去。说完他就站直了身体,我突然没了依靠,险些摔了下去。眼见他真的抛下我准备走,我那该死的自尊心登时膨胀起来,疾步过去拉住他的手:“我答应了雪莉要陪着你。”他不耐烦地停下脚步:“我带了药。”“你说过我才是你的药。”我大着胆子反驳,“而且……”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守在入口处的安保人员打断:“请问是要上船吗?”看来这游艇是要出海的,现在已经到了开船时间。周至深终于妥协:“你一会儿就跟在我身边,什么都不要做。”我喜笑颜开,挽住他的手臂:“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丢脸的。”此时已经入冬,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只觉得寒风凛冽,我下意识地抱紧周至深的手臂取暖,他低头看了我一眼,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进入船舱内之后温度骤升,有侍者来取走我们的大衣,又有人举着托盘送来香槟。

这艘大型豪华游艇的船舱很大,起码能同时容纳200人,但来的人并不多,看来是一场内部派对,如果不是有卢娜牵线,即便是周至深也不容易进来。

我很快在人群中看到穿了艳红色礼服的卢娜,她也看见了我们,立刻款款走来:“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这话是对周至深说的,我的存在对她来说如同空气。周至深回视着她:“谢谢。你未婚夫……”话未说完就被卢娜打断:“不必在乎他!这场派对,我也是主人,我要邀请谁就邀请谁,只是我没想到,上不了台面的人你也要带来,DG这人气量小得很,是得罪不起的。”说罢她终于看了我一眼,目光里满是挑衅。我深吸一口气,转过了头,暗自感叹着雪莉的耳提面命还是有用的,不然我真想就在这地方和卢娜打一架。大约是担心罗斯发难,卢娜难得没有多停留,离开前只留下一句:

“一会儿我就介绍DG给你认识,你一个人来就好。”周至深目光淡然,只轻轻点了点头。等卢娜走远了,我终于不必故意抬头挺胸,装作不可一世的样子,在身旁的长桌上选了一杯度数看起来颇高的鸡尾酒就要一饮而尽,可酒杯刚碰到嘴唇就被周至深拦了下来:“你最好不要喝酒,我一会儿没有时间照顾你,今晚对我来说很重要。”

“不就是DG吗?雪莉都跟我说了。”我不情不愿地放下酒杯,“我也可以帮你的。”周至深难得笑了笑:“你怎么帮我?”我下意识地挺了挺胸:“我有我的杀手锏!”周至深打量着我,笑得意味深长。雪莉替我挑了一件白色短纱裙,说是要突出我的青春少女感,好让比我大七岁的卢娜羞愧而死,然而这件突出少女感的短裙不但足够短,还有些低胸,性感得我差点不敢穿上身,这时候被周至深这么一打量,我恨不得找个蜗牛壳缩回去。

周至深终于移开目光,但是口气仍旧嘲讽:“行内的人皆知,DG已经出柜了,他对女色没有兴趣。”我说的杀手锏又不是出卖色相。我咬着牙刚要解释,就听那头有人喊了一声“至深”,抬眼望去,是卢娜在朝周至深招手,而她身旁站的穿着红色皮衣的男人,就是周至深今晚志在必得的DG。周至深点点头,用眼神示意我不要乱跑,便举步走了过去。他前脚刚走,便有人举杯朝我走过来:“你是卢娜的朋友?怎么之前没有见过你?”我一回神,才发现自己身边不知何时围了三四个人,再看远处的卢娜,目光里浮浮沉沉的,都是轻蔑与幸灾乐祸。

看来卢娜今晚不打算让我好过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