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异世界之旅》轻小说下载[1-2卷][连载中]

简介:

某一天,我,深澄真,由于父母的原因,在月读大人引导下,变成了前往异世界的窘境。

外挂能力也被赋予了,这难道是勇者flag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这个世界的女神以
【你,脸很难看所以——】
这样断言后,就将我传送到【世界的尽头】去了……

……嘛,没办法。要改变心态享受异世界吗!
就这样,一无所有地开始了追求人的温暖的旅程,
不过——邂逅的是有着花的芬芳的猪头人女孩、时代剧中毒的龙的妖怪、抖M属性的变态大蜘蛛等等——
……我的周围是完美的人外盛宴。

可恶—!别开玩笑了!我绝对不会认输的!

 

• 原作介绍

 

《月光下的异世界之旅》(日语:月が導く異世界道中,英语:Tsukimichi -Moonlit Fantasy-)是日本小说家あずみ圭在成为小说家吧网站上连载的奇幻小说。

 

网络版于2012年2月初开始连载,并于2016年8月完结。2013年5月于《Alphapolis Comics》开始连载。

 

• 作品概述

 

平凡的高中生深澄真,被以「勇者」之名被召唤到异世界。然而却被这个世界的女神以「脸长的太丑」所漫骂,马上被剥夺「勇者」的称号,并且被丢飞到最遥远的荒野中。

 

彷徨于荒野之中的真在那里遇到的是龙、蜘蛛、食人鬼或是矮人等各式各样的种族。因为和原本世界的环境不同,发现能发挥魔法等在战斗中出现的超乎常规力量的 真,经过了各式各样的相遇,并思考该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一名被神与人族给抛弃的男人将在异世界开启改革的奇幻之旅即将开幕!

第一卷 序章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阿尔赛拉、飞翔的可乐帝、百元便当、Akua

校对:阿尔赛拉、七魂⑧破、狱王月

润色:812843924、绝世翔哥

图源:cahoyp001

修图:虐虐

那是一如往常的一天。

起床、吃早饭,顺便做好便当。

去学校。在弓道部的晨练结束后去上课,接着又是社团活动。随后和部员们说着笑一起回家。到家先悠闲地享受泡澡,和家人一起吃完晚餐后便回房间休息。在读书和上网中打发掉秋天的漫漫长夜。最后准时就寝。

仅此而已,和往常相比毫无变化、没有任何特征的平稳的一天。

「所以说,我现在应该是在家里睡觉的啊」

可是自己却存在于『这里』。话说『这里』是哪儿?

四周是一片黑暗的空间——提心吊胆地用手来回摸索过床和墙壁后,我判断这里应该是某个房间的内部。在四周包围着的黑色墙壁中能看见处处都散发着淡淡的、如同星屑一般微弱的光芒。让我有一种陷入了自己正在夜空下的错觉。

这里当然不是我的房间,既没有家具也没有其它物件,甚至连出入口都没有。

我在房间的角落一点一点地整理着一天的记忆,正当思考着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你还真是冷静呢”

「!?」

声音?但是即使在周围寻找,也没有发现有其他人的气息或是发生了什么变化。

“既不惊慌也不大喊,而是在观察四周后到房间的角落保持着警戒整理现状吗”

说话声像这样继续着,那是像老人说话一般低沉的语调,看来似乎不打算说出自己的身份。

「你谁啊?」

“如果我回答‘神’的话你会相信吗?”

「做不到」

这家伙说些啥呢!

“这还真可惜。我想你已经知道,这之后就要让你前往异世界了。顺便告诉你这是单程旅行,你已经回不了原来的世界了”

「喂喂喂喂喂喂!!!!」

这根本就构不成对话!而且他还不停地说着一样白痴的事……

“你的工作就去询问那边的负责人吧。那么不好意思,最后想请你签个名表示你已经理解并同意现在的情况……”

「签你个鬼啊!!!」

到这个地步就算是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音量了。这是当然的,毕竟完全意义不明啊!

“哦呀,拒绝吗?真奇怪呢……我听说你会接受的啊”

声音的主人有些困惑地降低了说话的音调。

居然说我会接受?要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我根本没有听说过这种事!你给我听好了!到底哪里会有相信异世界笨蛋啊!?会接受才有鬼!」

我用尽全力大叫着。

“嗯,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呢。这还真是失礼了,抱歉”

「我说,现在不应该说什么‘抱歉’而是把好好把我送回家里吧!?」

“那是当然”

声音像这样回答了。

总之好像是个可以交流的家伙呢。如果他在这里作出“做不到”或是“嘛,你就加油吧”这样的回答就太糟糕了。

说不定还有说着“你已经死了哦”就自顾自地把我转生到异世界去的那种情况。不,在我有着睡觉前都还活着的记忆的情况下,这个可能性就很低。

总而言之,得救啦~

“啊真心对不住了……这样的话就应该是姐姐或者妹妹中的一个了吧”

……前言撤回,这家伙居然说出了不能无视的话。虽然是如同自言自语般的嘀咕,但还是被我听到了。

「喂,你刚才说啥?」

“嗯?我想你如果不知道情况的话,大概就是姐姐或者妹妹中谁知道——”

「怎么可能啊!如果敢对姐姐和真理出手的话老子抽死你!」(润色:要不是事先知道了剧情,我还真以为姐妹会入宫呢哎)

我确实有姐妹。大我三岁的雪子姐和小我两岁的真理。

这两人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变化。我不认为她们知道这种荒谬的事。

代替我被扔到哪个不知名的鬼地方去?少开玩笑了!

“但是啊,你是深澄家的长男深澄真君没错吧?”

「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已经和深澄家的孩子说过了’,我是这么听说的。”

那道声音变得更加困扰了。并没有强制性的让我按他说的做,看来是理解了我的困惑呢,稍微有点感动了。

嗯,总之先冷静下来吧。说来我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那个,总之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

“哦哦,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没告诉你名字真是抱歉了,我叫月读”

「月读啊……月读?难道说是那个月读!?」

“哦呀,你知道我吗,还真是博学呢”

「三贵子的其中一人的那位月读命?」

“哦哦,正是如此。比起另外两人,我不是那么有名呢”

虽然确实是这样,但月读命的大名还是响当当的啊。因为我可是最喜欢神话和历史这些东西了(仅仅是一部分罢了),如果说话的真是月读命本人的话,这可是超级不得了的事。

「那么那位月读命大人为什么会知道我家的事呢?」

“……还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呢,好吧,我就按照顺序告诉你”

之后月读命大人礼貌且详尽地给我说明了。他告诉我的内容那还真是让我一脸懵逼——。简单来说就是下面这样。

我的双亲似乎是从异世界来到日本的。听起来好像有些奇葩,但他们就是异世界人。

这样说来,从小时候开始我就没见过双亲和姐妹以外的亲戚。听说祖父母很早就去世了,而且和其他亲戚断绝了关系。虽然好不容易接受了这种设定,但没想到居然是这种理由。

因为在异世界时代留下的因缘,那边的神大人和我的双亲结下了契约,内容是「到时就献上出你们最重要的一件东西吧」,这个契约就是现况的元凶吧。

那混蛋是邪神吗!这性质恶劣的契约是什么鬼!异世界什么的我可一个字都没有听说过啊!

但我的父母当时的情况似乎糟糕到连这种契约都不得不接受。

现在想起来姐姐、妹妹和我。虽然有三个人,但却把所有的家务事扔给我们,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教我们各种格斗技巧。这些居然是伏笔吗!?就是为了让我们什么时候一个人生活也没问题吗!?

但是父亲、母亲,我学的是弓道……这能算是格斗技吗?我觉得有些不对哦,嘛,毕竟我的身体很弱所以也没办法了。

难道说父亲之所以是个被评为真实感无比强烈的幻想系小说家,也是因为实际上体验过那种世界吗!?那描写龙排的味道和在马小屋睡眠感受的场面确实是临场感满载啊。我还以为肯定全是从怀旧游戏中参考而来的呢。

那一边的世界似乎是和父亲的作品一样,是剑与魔法的幻想世界。

如上所述,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将谁送到那边的世界不可。但幸运的是,似乎会被赋予十分强大的能力。貌似我们世界的人因为承受了各种各样的负荷,被召唤后基本都是些超人的样子。

根据月读命大人所说的来看,在这边的世界居住似乎从各方面来说都是十分困难的事。

举例来说,对于我们来说仅仅是幻想产物的魔法产生其的源泉——魔力。本来的话魔力似乎是任何人类都持有的。

但由于地球常常被外部施加着压力,地球人的魔力便被封印在了身体的内部,因此在这个世界居住的大部分人都察觉不了魔力。但也有极少数能人发现自己体内的力量,然后打破压力后似乎就有可能得到超常的能力的样子。

即使是相同的肉体,我们也被施予了超重力这种极端强大的负荷。因为这个原因,地球的环境似乎是相当残酷的样子。虽然我一点也没有明白到底哪里残酷了。

连被称作神明的那些大人们的加护及祝福都几乎无法到达的不毛之地——这就是我到现在为止一直生活着的世界。因此无论是魔力或是肉体,在从负荷下解放到异世界后都会变得十分强力的样子。

明明我只是普通地生活罢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么作弊的情况。

但就算到那边会变成超人,也只是像脱掉了沉重的衣服后解放力量一样罢了,身体并不会变成不老不死,所以也会普通的死亡。

「呀~刚才对您大吼大叫真是对不起啦,月读命大人也是各种不容易呢」

在闲聊着的过程中,不知不觉说起了自己家人的话题,我对于被非常有个性的姐弟所耍的团团转的月读命大人的幸劳感到理解。连对第一次见面的我都发牢骚到这个地步,想必真的是非常幸苦吧。

“啊啊,没想到你居然能理解啊!!已经几百年没有试过这么开心的感觉了啊……但是说到这点,真殿下才是辛苦吧”

月读命大人也理解了被姐妹夹在中间的我的复杂立场。姐妹真是有着各种各样需要注意的东西啊……

“好羡慕你有美女姐姐和可爱的妹妹啊”,就算这么说那可是亲姐妹。自说自话嫉妒我的家伙们只会让我感到郁闷罢了。

能和我的幸苦产生共鸣的月读命大人……

我在此断言,我决定加入信奉月读命大人的宗教!月读命大人万岁!!

「但是这样说来,我们其实很普通地生活在了很厉害的地方啊……话说女神大人还没现身呢」

“是在无数的世界中最为残酷的哦。对于其它世界的住民来说,你们就是住在如同深海之渊、熔岩之海般的环境中啊……嗯,啊啊,真慢呐那家伙”

您的例子完全不能当作玩笑啊,月读命大人。顺便要解释的话就是这样,在说着些乱七八糟话题的时候,月读命大人突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和我想象中步入老年的形象完全不同,月读命大人是有着毫无瑕疵白发的美青年,身高在我之上,并且散发着知性的气质。(润色:漫画时男时女)

现在月读命大人正正慢慢的品着端出来的茶,而且还和坐在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矮桌前的我摆起了龙门阵,顺便等着作为「担当者」的女神。根据月读命大人所说,那边是由作为唯一神的女神和被称为精灵的存在所构成的世界,而那名「女神」似乎就是担当者,但是——

完全没有要来的迹象啊。

顺便说说,月读大人所拿出的、我基本看不懂的文件也签完名了……当然是在接受后才签的唷?

毕竟如果我不去的话,姐姐或妹妹就会被带走啊。

我真的认真纠结过了啊!

首先到那边去就不能玩游戏了,而且之后我要去的世界并不存在机械,所以也没办法把手机和电脑带过去。只能放弃攻略到一半的游戏了。

而且MY PC里有着绝对不能让家人看到、未满十八岁就不能玩的游戏。如果我不在家的时候暴露了的话,连辩解都做不到啊。

考虑了这些事情后不安感涌上了心头,在隐藏了自己的真意后,我试着向月读命大人拜托让家人以外的人去异世界。

反正已经说出了反派一般的台词,如果能让深澄家以外的人代替的话,也懒得管对方是哪儿的谁了。

被逼到绝境后我也算是知道了自己的气量之小。

但是不行啊,被直接拒绝了。

所以我自己已经趁早放弃了,对于自己优先程度的低下,作为本人的自己感到最为吃惊啊。(润色:翻译这里没有翻出意思,我也想不到什么好的表达方法就注解一下这话的意思吧,这句话是说男主对于自己在自己心中的那么的不重要感到吃惊,)

但是,至少希望能清理掉留在我家那些秘密的黑历史和负面遗产啊!

被已经不能见面的家人看到这样的和那样的东西的话——。

「没想到那孩子居然有这种兴趣……」

「明明是我的孩子,居然这么没有节操!」

「怎么会有这样的弟弟!难道一直是用那样的眼光看我的吗!?」

「欧尼酱不纯洁!」

讨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绝对无法忍受啊!?光是想象就要死了!!

“不用着急”

但月读大人是一名值得依靠的男人,他对着满心羞耻逼近疯狂边缘的我这么说了。

“你那充满男♂人梦想的大量书籍和游戏软件,以及真殿下HDD中的东西我会负起责任全部消去的”

月读大人用满慈爱的表情注视着我点了点头。原来什么事情都已经知道了啊,这位大人。

神,您就是神啊!即使是次要的神,在我的排行榜中您也是第一名!已经成为主神了啊!

知道HDD这种专业的用语这种事在这时已经可以无视了。已经消除了在这之后将会发生的噩梦的担忧,所以此刻我只需要对此满怀感激就行了。

「话说回来,我已经知道了到那边世界后我的力量和魔力会变得非常厉害了」

“嗯”

「那么不能使用其它的特殊能力吗?就像是故事中的主人公用的那种……」

拥有庞大的魔力后或许就不需要那种能力了,但作为男性当然会憧憬异能啊,那可是浪漫。

穿越到异世界就会得到外挂不是约定俗成的事吗,当然会想要啊。虽然这些都只是漫画和小说中的事啦。嘛,话说我现在就已经在体验着这种事了。

那个世界不仅有和幻想中相同的精灵和矮人,而且貌似连兽人都有,要和那些家伙来往的话异能啥的让我用用不也没什么吗?

换句话说,如果有的话我会让我更加的加安全和安心。

“当然有了”

「真的假的!?啥样的?能给我什么样的能力?」

本来还以为没搞头了~。无论什么事都要说出来试试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虽然很抱歉,不过不去那边试试看的话就不清楚啊。在现今阶段我除了暧昧的结果外也说不出什么。我也想尽最大努力给你建议,可一旦真殿下去那边的话就没办法和你对话了……”

「是吗……这是指能创造自己喜欢能力一样万能的感觉吗?只是现在还是空白状态罢了。」

“不,并不是这样。应该说是和我的神性相关的能力呢。”

「?」

“我虽然被称为掌管夜晚与明月的神,但实际上的属性是很暧昧的。在这个意义上,你所说的『空白』和我的属性并没有太大的偏差。我会尽量将力量给予真殿下,但之后力量的成长方式就会根据真殿下的适应性来变化了”

结束说明的月读大人向我招手让我到他身边去。

坐在他的身旁后被用手触摸了额头,感觉到什么东西流入了体内。从额头流向后脑,沿着背骨在体内循环一圈后沉入了我的内部……这就是他所赋予的恩惠吗?

「哈——……虽然明白了有什么东西进入了我的体内,那是力量的源泉吗?」

“没错,你理解的还真快。说不定意外的很快就能掌握力量的使用方法呢。知觉方面的认知并无问题,之后只要能将其具体的想象出来的话,大部分的场合都能发动能力了。嘛,将手抬平然后放出是最容易理解的吧。顺便说现在可不行的哦?因为这里也是这边的世界啊”

虽然想要尝试一下,但月读大人却微笑着打击了我的好奇心。

“真殿下,虽然仅仅是遵从契约但也算是被邀请了,所以本来应该由那边的女神赋予你力量的。可现在是要你舍弃至今为止生活的世界,至少也要给你这点福利才可以,呐”

我再次满怀歉意地向月读大人低下了头。

「不,月读大人。不如说我十分的感谢您。如果……如果说我拒绝您所说的话后,您不做任何说明就带走了姐姐或者妹妹的话,我大概会悔恨终身的」

“真是温柔啊,真殿下……唔,终于来了呢”

「才到啊。对话变得很长了啊,不,应该是我们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呢」

“如果你希望的话可以把声音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传达给你的家人,还能用来助眠呢,所以真的仅仅如此就行了吗?”

「是的,这样就好」

月读大人拿在手上的是两封信。

对于我想要给分别的家人留下些什么的提案,月读大人绞尽脑汁想了各种方案,结果我最后却选了写信。两封信分别寄给双亲和姐妹。

对于双亲来说他们早已知道异世界的事情,可对姐姐她们传达事实却让我有些踌躇,所以把信分开写了。相信父亲和母亲会把包括那在内的事情给两人解释清楚的,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父母。

我试着询问了下除机械外有没有其它可以带过去的东西,月读大人允许了我带少量的行李,于是我选了几本书和笔记用品(圆珠笔和自动铅笔不行,所以带的铅笔和万年笔)。虽然也想带一些食品过去,但不知为何被拒绝了。召唤也是有着各种各样规定的吗?

「嗯?……呜哦!?」

正确认着所持物品时,突然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半透明了。

“纳尼!?不和我打声招呼就想把人带走吗!?在想些什么啊,那个笨女孩!”

月读大人也慌了起来。现在虽然已经明白这是要前往异世界的征兆,但要是突然就像这样带我走的话我说不定会哭出来啊。

“对不住了!这之后真殿下要去见的神稍微有点……不,瞒着也没什么意义,是非常有问题的女神。但是,那个,尽你所能就行了,希望你能看开点”

月读大人是无论何时都为人着想着的啊。肯定至今为止在人际关系上都作为调解人介入其中吧,真是辛苦他了啊。

我笑着点了点头。

我已经做好去前往异世界的觉悟了。月读大人是能认真倾听作为微小存在的我的话语,让我冷静下来的人。既然月读大人这么说了,即便是有些奇葩的女神我也会接受的——。

……啊啊,我确实也曾这样想过呢。

「可以说是白金的房间呢」

我被震撼到了。

本来认为还是会进入如同被夜空包围般的房间,没想到这次却是散发着耀眼白色光辉,对眼睛不好的房间。

“啊啦,已经来了吗”

第一声。这声音是女神吗?

“月读老爷子的力量也变得相当弱了呢,在那个翔一般的世界里也是没办法的事呢”

第二声。大概是女神。

“而且,就算是因为太久不见,就忘掉了我的性(xing)格(pi)选择了男人当候补什么的,已经可以确定变成了老年痴呆呢!啊哈哈哈”

第三声。女、女神?……嗯,很可能是女神。

“明明有两个符合我嗜好的女生,给老娘随便选一个啊,真是的……如果我没有做好保险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啊”

第四声。女、女、女、女神?

“嘛,忍耐忍耐。喂,你是叫深澄来着?你啊,虽然因为你的双亲和我的契约而被召唤到了这个世界——”

第五声。那家伙就是?这一定是什么恶质的玩笑。

“其实这边的世界,稍微没注意的时候种族间的平衡就崩溃到了异常的程度呢。人族稍微遇到了大危机呢,因为魔族和亚精灵啥的随便开始大闹的缘故”

居然说,稍微没注意的时候?

“所以啊,我就想起了契约的事。人族在我打个盹……不对,是眨眼间就能生出小孩,所以就想着叫来帮我一点小忙呢。嗯?”

……这家伙刚才是不是说了打个盹来着?

“啊哈哈哈哈!!你真的是那两个人的孩子?额,等下,稍微等一下。啊啦,长女和次女不是好好的继承了优良的基因吗。啊——这可真是过分。不行啊。啊,以防万一确认一下”

月、月读大人。这,臣妾做不到啊。

“啊,真有血缘关系。你还真是悲惨呐~。你难道是丑小鸭吗!天鹅成分百分之零,还真是粗制滥造啊~”

信不信老子咬死你啊,混蛋。

“要赋予你力量啥的真心做不到。不好意思能不能快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你光是存在就很恶心了”

……愤怒在脑中不停的回转着,几乎要把我的思考占据了。我还总没见过自我中心到如此地步的家伙。

擅自从别的世界把我叫来居然还用这种口气!

不可能,就算是喜新厌旧只对流行感兴趣的当下的女高中生也会采取比较认真的态度啊。

「……」

不行了,就算被辱骂到如此地步也没法反驳。已经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好了呢,嘴巴只能像金鱼一样张合了。

“擅自在那儿发什么呆呢?又不可能听不懂人话吧。我,可是作为这个世界唯一神的处女神哦?像你这样的家伙就算和我身处同一空间就是罪。如果怀孕的话你要怎么负责啊?”

这、这东西是神……这玩意儿是唯一神。

不要。我绝对不要啊。这样的家伙治理的世界绝对不可能正常,绝对不想去。

月读大人,拜托您了,我真心需要您的帮助,这绝对做不到!!

“话说都已经来了啊……真希望召唤也能做一个冷却期制度呢”【冷却期制度:类似于试用期的制度,签订契约购买后在一定期间试用不满意就可以撤销契约,具体百度】

「你、你这家伙!?随随便便就把别人召唤来居然还用那种态度!」

“呜哇好野蛮!一开口就说这种话吗?连声音都如此难听。虽然想要你帮忙的但果然还是算了吧”

「哈!?」

“因为我已经指定了其他符合我世界物语的勇者,所以你这家伙就给我好好呆在世界尽头别给我添麻烦,听到了吗。真是的,有做好保险是正确的呢”

怎么可能好啊!!这算啥!

我明明好不容易才做好觉悟,舍弃了原来的世界来到这里的!

“高度好像已经下降了不少呢~。看起来掉下去也是摔不死的。啊~啊,那个世界的人真心超顽强的呢,真是服了啊”

从相遇到现在仅仅数分钟居然就被单方面的地骂到了这个地步……我根本没有被这么不当对待的理由吧!?是这样的吧!?

“然后呢,先警告你啊,不要用你丑陋的种子污染我这美丽世界的住民唷?结婚也请饶了我,世界会变得污秽的”

已经,不想听了。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就是真正的绝望……我已经明白了从现在开始将要前去的世界里唯一的神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家伙了。这是无比严重的事态。

“啊啊,对了。虽然赋予你力量也超级讨厌,但只是给你『理解』这种程度的话,算了,真是没办法,就在此妥协吧,也是为了今后”

自顾自地接受了。真别给我开玩笑了啊这货。话说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对于神来说才是普通的?月读大人是特别的吗,还是说这家伙是异端呢?我更希望相信是后者呢,即使是为了我的精神卫生考虑。

“喂深啥的,你有在听吗?”

不知为何名字被省略成『啥的』了。还是比『那个』或者『这个』什么的要好点、吧?

「干啥啊」

已经完全没有需要使用敬语的感觉了,但我觉得一定能被谅解。就是这样,我这边才是正确的。

“我是在说已经让你像魔族和魔物那样,能够『理解』人族以外的语言了。所以啊,你就尽量和低位的、半兽人或者哥布林啥的结合然后生活吧。对其他的种族,即便是搞错了也别给人族添麻烦哦?那么,滚吧”

「好过分的说法、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连叫声都这么恶心!喂妖精们,给我把这个空间彻底地打扫干净!要是又起鸡皮疙瘩我可受不了”

突然就传来了下坠的感觉。

最后听到的声音。居然说起鸡皮疙瘩会受不了?我是恶魔G的化身还是啥的吗!(润色:恶魔g是啥梗?)

就算是G也是拼尽全力生存着的啊!?

至少在这里如果带着泪花说出「啊啊,对不起。其实在看你第一眼时我就坠入了恋爱之中,这全都是为了保住神的地位。对你这么严厉真是对不起」或「啊啊,父亲大人(擦这谁啊)。为什么要让我来做这种事呢,竟然赋予他这样的试炼」之类事情的话,我也会稍微原谅她的……

不,那是不可能的呢。

她的发言全部都十分自然并且没有一丝犹豫,就是这样。

那个该死的女神……不,再也不会叫她女神了!!

混蛋啊————————————!!

 

发表评论